2015年11月19日

急救的探戈—記2015年11月18日晚間5:50到8:30母親在永和某地區教會醫院候診時發生昏迷的搶救過程



想分享一下, 昨天下午至晚間8:30分之間, 帶家母到永和某教會醫院老年精神科門診複診時, 發生的事情經過整理. 像小說一樣, 把它寫成較故事性, 比較可讀; 但是, 其中過程的起伏, 及可能家母會喪命的內情, 則只能靠諸位從字句中去體會的. 文請見下.
***************************************************************


我來去買點東西給您吃,"我對母親說,雖然心中仍是顧忌著,“我一會啊就回來,您不要走開哦" 

好啦。"84歲的失智母親回答說。

4:30到門診等候到現在天已黑,其他診間皆已完診我們還得等35個病人才輪到我們99母親可能餓了,見她連續個哈欠的以為是如此,却没有聯想到是因血壓降低太快致血液帶氧量降低之故剛才到醫院時量的血壓是: 115/57mmHG, 心跳90/分鐘出門前老爸給她吞服一顆可能是樂泄Rosis (Furosemide) 40mg的強利尿降壓藥是吧?

快速離開醫院門診的狹小候診區走出門口到對面傳統市場中,想試試看在晚間5:50這個時間點還有没有小吃攤賣東西。没有。只好再往捷運車站方向尋覓看到天津糖炒栗子,買妥往回走,順路到便利商店選買了二瓶果汁飲品。回到候診區前後不到十五分鐘母親還在,還好

糖炒栗子就是要剝殼。先讓母親喝點果汁飲料不涼還好要她慢慢喝不要太急同時將一顆剝不成功的粉碎板栗遞給了她這時母親神色仍尚可,慢慢地吃著栗子,我將果汁拿過來,免得她用力將飲料擠出來了。剝第二顆時還好是全的交給她吃。觀察到母親反應有些點慢並說要請醫師先看她她頭暈不舒服

記得大姊提起她回家照護時曾有的經驗當母親又是無事但只有抱怨頭暈痛時大姊的創思手法就是剝買回去的板栗給她吃,邊吃邊互動吃了顆下肚後因有人注意及關懷故母親便說頭暈好多了。失智患者的症情演變之中,就屬情緒變化及性格改變較難被家人認識並接受而且,經常超出家人預期及習慣性認知未病前不是這個樣子啊為何母親是這個樣子啊?!

是啊! 因為母親病了啊! 她是重度老人失智症病人啊!!

正得意著剝著第三顆完好的栗子,轉頭詢問母親口感如何却見到她眼睛漸漸閉起頭垂欲睡昏濛狀態趕緊把手上未剝完栗子丟回袋中,扶著她的頭部向後坐一方面又在快速思考著怎麼辦到門診間去叫醫師呢還是送到急診部?此時號碼只在8384間叫跳著見了一位手拿食物的護士經過,連忙叫住她奇怪為何一下了班這裏的醫護人員就裝做没見到事情發生一般跟他/她們無關??)跟她說,需要有人協助送到急診部。起先她還反問,什麼又急又氣之下耐著性子,再重述一遍要求她才似乎也像是從昏濛間破醒一樣小跑著去領著門衛拖張輪椅過來她則順勢離開。要送急診部啊不是醫護人員哦是門衛過來幫忙的啊

我趕緊跟門診護士快速說明要去急診緣由,請她們代向門診醫師說明真是可憐喲都已昏迷如此,還得耽心得罪醫師害醫師放鴿子,唉!);然後又趕緊用手機電聯大姊要她們現在過來最後才與門衛不是醫護人員哦!)推著輪椅上的母親往對面急診部。過路時臺灣的開車的是不會理你的不讓病人,所以,我便先在路中央用力揮舞著母親的代拐雨傘試著阻斷過往車輛我們通過了過路口的那道考驗好不容易趕到急診區還真是要感謝這位非醫護人員的門衛幫忙,真不知院方付他多少薪資

人呢護士或是醫生呢怎麼沒人?

等一下,護士就來了。我先回去了。門衛先生走了

真的等一下(約5分鐘吧)有位護士來了。問明來由,先量血壓99/5757血壓有點低哦她說。又要重述一次緣由。我問:醫師會來嗎等一下,她回答說。等一下,另一位護士出現在電腦後坐端正又要重述一次緣由。氣上來了,我便回答:請看家母健保卡及殘障手冊,應有登錄她不答,只是看電腦再問:醫師呢她回說,先去繳費掛急診醫師就會來見我茫然不回她便又說,你先推她到門口牆邊然後先去繳費醫師就會來。

面對這樣的急死病患及家屬的急診服務心中突然碰出按壓內關雙穴的火花,趕忙替母親按壓雙手內關穴,有強心醒神的急救作用。按壓間母親突然地叫說,“唉喲,好痠哪好像是反射性的回覆但已有回神癥象再度施壓雙手穴位而且稍加些力道母親眼睛稍亮,擡頭看我說,好痠哦。”我回答說,好了

跟急診區的不急護士折衝撙俎了好一會好像立院三讀程序一般我問,我們想回去門診現在能走嗎她說,你要先去付錢我問,你只量了血壓和體温就要收費嗎她回答說,不是我收是櫃。”只好到櫃等付錢但等到了,却回覆不用,直接回門診就好

就這麼連急診區醫師都没見到的情況下,母親似乎稍能回答,我只好自己推她過街回門診大樓因為那麼一下的到急診區的不急診服務給耽誤了,却讓我們回到門診時叫號到了93要求門診護士讓我們先看結果還是等到99的自己的號碼才進去時間是7:18又對醫生重複了一次剛才的經過,兼說明了母親半年多來没有回診的各原因,母親才對醫生說,先生(せんせい sensei)我的頭好暈胸區緊悶不舒服。”見她一臉委曲難受又疲乏倦怠極了的模樣。醫師仍持續地敲擊著鍵盤盯著螢口中喃喃如持咒神仙也不理地交待抽血等檢查,便要到外面等領這久候且幾乎喪命方得到的處方將母親安置在付款區大柱旁處理完付費領藥後時間是7:38

緩緩地推著她往門診區另一側電梯準備到二樓抽血並驗EKG。到二樓檢驗室大姊與阿源兄才到神情有些耽和緊張

母親準備進EKG室時小聲地告訴我,她尿了褲子了,剛才才感覺到是剛才吧,唉是剛才幾乎命危那一段時間吧因為血壓驟降大腦將要休克致小便不自主而遺出吧?!! 可是現在稍微清醒回來後她卻一如既往的日本貴婦的思想這多麼不好意思啊竟然公眾尿褲子了!却只記得自己好似要昏睡過去般而對其他過程却好似没有了記憶了。我告訴她没關係等您做好了檢查,小姐會把床單換掉的不要緊。做完,輪抽血。

小弟也趕到了,母親正抽血著他因夜間工作白天休息的作息故仍帶著起床氣話又大聲似是在家一般心想若是他及其他家人今天下午陪伴母親而來,仍會有目前這一幕在嗎?……

時間約8:10我們一起下樓出去等計程車。吃飯時間,即使空車,也難搭到車。偏巧,等到第3部載我們的穏將家就住離母親處不遠一路相談甚歡,下車還給了我們優惠車資真是感動

回家後大姊已經伶地將晚餐備妥,母親上桌後問,要一起吃吧?我回說,不了,回去冰箱還有剩菜呢

時間約晚上8:30



沒有留言: